大圣我的嫁

魏紫

      魏府的院子里有一株牡丹,自从种下那日到现在已经八年之久却从未开过一只半朵,今夜月明星稀,魏征自书房出来透了口气,却意外的看到一朵白色的花绽放在夜里,亭亭玉立,在月下散出幽香,仿佛一位缥缈仙子,不禁心生怜爱之情近前欣赏。当他将这唯一的花朵托在掌上细看时,却忽的一枝利箭将眼前的白玉美人击得粉碎,花瓣四散飘落。四周尽数是仆人的惊呼和跪倒声,魏征也是吃了一惊,抬眼看着立在门口当今陛下,手里依旧拿着一支箭,弓弦拉满箭尖闪闪对着他“魏征,你当真雅兴不小啊!”
     魏征不慌不忙,整了整衣冠俯身拜下“魏征拜见陛下。”整个礼仪做的一丝不苟,也无半点惊慌,李世民却依旧没有收回弓箭的意思,他今天是真的愤怒到了极点,魏征触碰到了他为数不多的逆鳞。“为何你可以养花为乐朕就不可以!”
      “陛下,臣养花并非玩乐之故!一来此花为友人所赠,弃之不义。二来芍药有五德。舍身入药,仁也。宁折不弯,义也。色正而不偏,礼也。百花落尽才放,智也。花开不欺时,信也。此君子之花可修身养性,端正品格。”一番话说的大义凛然,正气磅礴。
      李世民可气又可乐,种棵花都能让他说出这些道理来,而且还无法反驳。狠狠的摔了弓箭径直走向屋内,“你给朕进来!”魏征站起身来,安抚着家丁都起来各归其位,跟着李世民进到书房内。
      看着糊在墙上的泥土,座下粗陋的草席果然寒酸似他风格。看着坐于对面的黑脸更绝可恶,连他沏茶的动作也是碍眼。对于他递来的茶全然不理。直接问道“朕赐予你何职?”
     “陛下赐臣谏议大夫,秘书监参与朝政。”
     “那朕让你精简在京官吏之事你做完了吗?”
     “没有。”
     “既然这样的要紧的国家大事都没做完你却有时间管鸡毛蒜皮的小事,你是太闲了吗?”
     魏征正襟危坐道“谏议大夫是陛下赐臣的第一官职,便是提出异议指出陛下的错处,这是臣的职责。”
     “那朕在自家锦苑里练兵也是错?魏征你未免管的太宽了!”李世民气的一拍案几,
     “君王身上无小事。锦苑内严谨刀兵,这是为陛下的安危考虑,自古以来从来马上打天下,没有马上治天下的道理。陛下现在是君王不是将军。”魏征直视李世民的目光,毫无退缩。
     “你!”李世民是真的后悔进来找他理论。这农夫油盐不进,更不怕死。气的他拿过手边的茶一饮而尽。可下一刻他的脸痛苦的皱在一起,“这是什么茶这么苦!”
     “苦丁,可以去火的。”他分明听到这个农夫语气里的笑意。
     “你就不能说点好话吗?”李世民无比委屈
     “不能。要听好话陛下随时可以听到,要多少人有多少人,大可不必来臣这里。”
      苦味渐渐褪去,口内开始回甘。李世民道“朕乐意!”
     “陛下随意。”
     等李世民气顺了不少,这才看到他案上厚厚的公文薄,随手翻了几页,也真难为他这么晚还在做这些事。“玄成可不要学克明般事必躬亲,弄得自己一身病。朕劝过他无数次他都不听。”将手上的卷册一丢,随即蹬掉靴子,向后一躺全然不理刚刚自己鄙视过的草席。魏征皱了邹眉,“这成何体统,陛下不觉得不舒服吗?”
      李世民无所谓,“朕骑马打仗时比这恶劣的地方都呆过。”接着摸了摸空空肚子,抱怨道“朕因为你气的根本没吃晚饭,既然是你之过你就要负责。”
      魏征翻了个白眼,招呼仆人来耳语几句,仆从应声下去了。不多时端来一锅野菜粥,李世民接过淅沥呼噜的吃了两碗,边吃边道“玄成一定是故意耍我!”
      魏征笑着夹了块咸菜,“非也,今年大灾年,全国厉行节俭,陛下精简官吏不就是为了减少开支吗?”
      李世民也加了块咸菜,丢在嘴里咸的直皱眉,“朕知道,宫里的所有人的俸禄都减了一半。朕的也是,为了打突厥不得不这样做。”
      “军政方面无人能出陛下,臣却可以保证内政民心方面,陛下无忧。”
      魏征走到墙边。将一把西域琵琶摘下转了个身,席地而坐。拨动弦子,铮铮溶溶,如战鼓响,却是一曲李世民最熟悉不过的秦王破阵乐。李世民却是激动非常,“玄成琵琶弹得如此好!!”
      “臣只愿此次击败突厥,天下再无刀兵之祸。”
      听魏府仆人言,那夜陛下和魏相公畅谈一夜。
     第二天,李世民就派人送来一棵牡丹,紫若云霞,大若碗口。富贵天成。因魏征偏爱紫色所以将花赐名魏紫,以示嘉奖。

ps:魏紫牡丹名字的来源完全本人杜撰,别信😂😂😂

评论(8)

热度(53)

  1. -宋盘儿本儿大圣我的嫁 转载了此文字
    原来魏紫的名字是这么来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