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圣我的嫁

给寡人来碗汤面

寡人从不吃醋,吃汤面时除外。说什么先王的怨气积攒了十年,哪有什么怨气,分明是积攒了一宫殿的汤面,里面全是醋而已。所以当八子看着眼前脸憋的有如猪肝色的嬴驷时内心起了一丝多年不见的踹踹。两人皆是相顾无言,嬴驷指着她抖得像帕金森患者,若不是已经死了多年八子大概要以为他能背过气去,最终他从牙缝里爆出一句“混账!你还敢来见我!!!”说完拂袖而去,可没走几步却瞬间顿住,因为她说了一句话,只有一句话“王上。”一如她当年叫了千万遍的一样,甜蜜的欢快的泼辣的撒泼的,他的女人的声音。他未转头,听着她的脚步声缓缓而来,分外漫长。八子依旧言笑晏晏,闲庭信步一般走的仪态万方。“四十多年了,王上依旧那么年轻,可我都已经满头白发了。稷儿越来越有你当年的风范了,不,不对。稷儿还是要比你强些的。”满意的听到了前面背影的哼声。“他比他的爹重情,但这情义被我亲手扼杀了,为王者不可有软处,否则都不长久。”
“秦国现在在稷儿的手上越来越强大了,我也算没负你的心血。只可惜我要背负那千古骂名了,被人骂妖妇荡妇。”
“我的女人除了我别人谁敢骂!!!”嬴驷终是按耐不住转身一声怒斥。”看到离自己不过三步之遥的芈八子不由楞上一楞,“你竟然穿着这件衣服!”
“怎么你觉得不好看吗?”
刚刚怒气未消不曾看清,现在却看的一清二楚。正是当年派张仪送到赵国去的,自己亲自挑选的花衣服。
“王上的眼光当真不错,只是这料子四十年过去也是旧了,不知王上可还会喜欢。”
“寡人就喜欢旧衣服。”此时他的火气已经消了大半,却依旧崩着脸对着她伸出手,一如往昔他说出那句亲密言语“寡人不知如何轻握你手。”芈八子笑盈盈的挽了上去,在这一瞬他们停留在了最美的年华。
将她拥入怀里他还有最后三分气没消,“听说你还想让那个魏丑夫给你殉葬,恩?”“可我最后没有。”
ooc算我的,想象一下他们在地下相遇后第一大醋坛子继续撒狗粮的感觉。这个狗粮我吃的心甘情愿。

评论(7)

热度(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