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圣我的嫁

霸道祖龙爱上我?

洞庭湖的雨整整下了三天三夜,城内人心惶惶不可终日,纷纷弃城而逃。堤坝马上就要支撑不住那巨大的浪头,眼看就要砸下。可有人却逆着人群逃跑的方向一步步走的步伐铿锵,大步流星间衣袖飘荡仿佛马上就要飞起了,当然他确实飞起来了,只不过是在没人的地方。站在危危不到一寸的堤坝上,他突然拿出了一柄弓箭,弓弦搭满如月。在狂风暴雨中他眼锐如刀,猛的一抹金光向着洞庭湖上最暗的云层射去!轰的一声巨响,本要砸向他的百丈高的巨浪轰然倒塌,洪水迅速下潜。而当风消雨霁之时突然一物以排山倒海之势向他袭来,天地瞬间黑暗。他被裹携在巨龙的爪内,巨龙高大如连绵山脉。目睁如日月,呼气便是狂风。被卧在手内之人却不为所动,大喝一声自龙爪内破出,剑剑指抵其颚下红珠。巨龙知其厉害便欲化为云雨遁走,那人自袖中祭出捆龙锁瞬间将那龙捆了,龙挣扎几下无果变小落在地上化作人形。
那人手持宝剑恨不得再给上一剑时却突然停下,因为它实在很像一个人,一个故人。
那孽龙半身的血,手掌也被他破出个窟窿,一身狼狈却依旧高昂着头仿佛眼前人不过是他的臣子一般。看到他时眼中浮现出一丝惊讶,而后又全然是霸道。“我当是何人,原来是韩国张良。在搏浪沙刺杀朕一次,怎么还要再杀朕一次不成?”
眼前的人便是留侯张良,现在的蘅芜仙君,成仙得道已过八百年了。他冷冷不语,这龙现在更是斩不得了。这孽龙就是千古一帝的祖龙嬴政,与元凤玉麒麟并列上古三大神兽为万龙之祖。历来只要不威胁到神界安危所有神仙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让他去了。不过今日他所做的实在过分了些。也真不惘他做人时得个暴君称号。
“祖龙究竟意欲何为?”
“朕不过是在这里洗个澡而已何必大惊小怪?”
“你可知你这样做差点水淹了岳阳城?”眼中严厉仿佛冒出火来。
祖龙冷笑,“怎么,你还要去天帝那里告我吗?”
张良深吸一口气,眉眼瞬间柔和下来,竟然带了浅浅笑意。“不敢,不过近来良年纪大了有些东西记不太住,这捆龙索的咒语当真是忘得一干二净一点都不记得了。若不我带祖龙到天庭转一圈到处溜达溜达看看有哪个老朋友记得这解咒的法你看怎么样?”
“你!”祖龙咬牙切齿的指着他。
张良立在他面前笑的越是温和,祖龙这般模样也是难得一见了,他要好好欣赏欣赏。眼见逗弄的差不多了,他便悠悠的说道“你若用你那半陵墓的宝贝来换我大概可以想起这咒语的。”
“不想你这张良也这般贪财!”祖龙无不讥讽的说道。
“良从不贪财。这钱是用来修筑堤坝,赈济灾民的。”张良笑着摇摇头,拱手一礼“祖龙请先走。”
祖龙恨得咬牙切齿却无可奈何。在张良解开捆龙索的瞬间他狠狠一瞪“很好,张良朕记住你了。”转瞬化作龙形飞走。
自此张良也想过祖龙对他的报复,却也没理会。当年我可以设计挖空你的江山不怕你有何其他招数。可他却没想到这招数来的这么快这么奇怪!
在东方日出的桃都山上爆发出一声大喝“张良!朕要你做朕的皇后!”天地为之一振,天鸡的鸣叫噎在了喉咙里,金乌吓的颤了两颤差点缩回地平线。
张良义正言辞的告诉他“你我同属仙人又为男子你要如何?”祖龙继续霸道的鼻孔出气“你是第一个敢亲自刺杀朕的人。”
“那荆轲怎么算?”
“朕为祖龙。”
张良气的拂袖而去。之后便是不胜其扰的献殷勤,今天珠宝,明日御酒蟠桃不断地往玉衡山送,张良头一次觉得没一剑杀了他是天大的失策。

ps:这大概可以叫我和孽龙的前世今生,算是风花雪月的番外。ooc的厉害嬴政你们随意带入谁的脸吧。
pps:赢家秦王祖传挨刀,你嬴政变成祖龙还不是一样?所以,为你爱的人挨一刀吧。23333心疼所有秦王都要被刺。

评论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