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圣我的嫁

鸡飞狗跳的张家日常

      今天的家里依旧热闹,可这热闹张姓男星可听不到。因为他家的古物们都在挣宠。这个乾隆年间仿成化年制的斗彩鸡缸杯大叫,“主人今天用我喝水了!”它年纪最小,大红肚兜上绣了朵大荷花,寿桃头,完全是年画里的娃娃。垂脚桌边,在旁边的粉彩荷叶盘里钓出条锦鲤来。梳双丫髻的女娃娃愤怒的敲了一下他的头,“不准在我这里钓鲤鱼啦!”他们是配对的金童玉女。
      边那一个明代剔红云纹胭脂盒掩口笑到“这算什么,主人今天还在用我调制朱砂颜料,绘了一副牡丹芍药。你是不知道他那腕子细的,那衬衫低的呦~”她是所有器物里最艳丽的存在,一袭红衣无端让人想到秦淮河畔的流霞渔火,玉笛飞声。可她的话还未说完就被打断“住口,你还是这样不要脸,别把秦楼楚馆那套用在主人身上,想想都不行!”与之不对付的是个出了名的冰美人,她是一只白瓷狼毫笔。瓷质如玉,呵气如兰,
“为何不行?不就是主人把你拿在手里吗?你这是赤裸裸的炫耀!”说着一白一红两位美人就打了起来,果然嫉妒是毒药。
       “这样打真的没问题吗?要不你和主人说说把她们两个分开?”
       依旧是最暖人心的阿窦说话,他是个铜鎏金梅花形手炉,偶尔主人会用他暖手。在暖气没来的时候点上木炭把他抱在怀里,当然会有些堪称幼稚小动作,比如把些栗子放在他的内胆里,拿它来烤栗子吃。让他欲哭无泪,还好他个头不大,否则是不是会埋进去个土豆?不过这样的次数实在不多,阿窦依旧觉得幸福。主人的体温偏凉,所以阿窦竭尽所能的去温暖他。他实在是个容易满足的少年。
      灵犀拍拍阿窦的肩膀“不用理她们,争风吃醋是女人的天性,换了谁离主人那么近的位置都会让人心生嫉妒吧。”不过灵犀淡然一笑,有谁能比他离主人更近?注定是人生赢家啊!
       不过俗话说得好,万万不能把话说的太满,这不报应来了。
       和往常一样两人坐在床上面对着同一盘棋,他一个千年古董当然带着古人风气,这与老张习惯不谋而合。所以两人经常这样下棋,饮茶,或者听老张唱戏。而今日,握着云子的手迟迟不落,手指摸索着嘴角,眼神深邃。
      “主人莫不是有什么心事?”
      “说了多少遍了叫我哥就行。”这两人论资排辈还真不知道要怎么算,但是老张鼎烦这家伙天天张口闭口主人主人的,他又不是什么地主老财,用不着别人给他请安。
       老张不满地啧了一声,将手里棋子随意丢到棋盒里,双手放在膝上,眼睑低垂,复又抬起来望着他“兄弟,咱和你商量个事儿?”
       “何事?”
       “那个兄弟啊,我这又看上个木质家具你能帮我鉴别一下吗?”
       灵犀差点被一口茶呛死,甚至听到了旁边木质屏风传来的笑声“你也有今天!”转头瞪了屏风一眼,连忙咳嗽了几声,对着老张眼露哀色“从来都闻新人笑,哪里听的旧人哭。主人也要做那喜新厌旧之人?当真是杀妻灭子良心丧~”继而以袖掩面,擦拭着根本没有的眼泪。
       老张一阵恶寒,这做幺蛾子的当真是温和内敛的木质家具的灵魂?还有这唱的什么乱七八糟的。他忙摆摆手“那啥,不不,你先听我说!我是想让你帮我看看那家具是不是跟你一样。”
      他的眉毛又跳了两跳,跟我一样?
      “你别误会,就是像你这样成了精的。你说这家里家具都成了精也不太好吧。”再说如果再来一个像他这样厚脸皮的活春宫床,他还过不过了!当然这句话是腹诽,老张没说出来。
      “哦,这样啊,主人大可放心,不是所有器物都能修炼出灵智。如果主人愿意,我可以帮主人去看看。”说话间又变成了眉开眼笑模样。
      老张默默下定决心,他定要请个佛龛回来收了这群妖孽。
“不知主人看上的是何物?”
“一张架子床”
     “什么?!”灵犀默默吐血,他一定要把那床说是赝品。
      老张看他吃瘪不禁一乐,一拍大腿道“既然说好了,就今天就去吧。”遂从衣柜里掏出一套休闲装,随手丢到灵犀身上,“穿这件出去,”
      看灵犀抱着衣服不动,老张挑眉“怎么闲我挑的衣服不好看吗?”
      灵犀摇头“非也,主人有所不知。我不能离开这张床超过10米的范围。”他突然向着老张走近一步笑的暧昧,“除非主人答应我一件事。”
      老张紧张的后退,这他妈的没完了?“有话说有屁放!”
       “主人只要和我签订契约,以后我就是你的妖。不但可以离开这间屋子,还能随叫随到。”说完又走近了一步,将人整个圈在了罗汉床的范围内。老张眼睛都瞪大了,“对我有什么副作用吗?”
      “完全没有!”
      “要怎么做?”
      “只要主人用指血把我的名字写在这里就可以了。”灵犀用手敲了敲木质床面,老张几乎跳了起来“这他妈的还不算副作用?”
       灵犀叹了口气,就知道他的主人怕疼,一点疼痛都能让他泪水涟涟。“主人啊,我可是把妖怪的命门都给你了啊,真正的名字就是一个妖怪的命门。若是以后你想找道人收了我,把这名字给他就好。”眼中含着笑意,捧起那修长指尖,在自己的尖齿下轻轻一咬,听见自家主人丝丝嗦嗦的抽气声,“信我,不会疼的。”握着他的手在那泛着木质年轮的床上一笔一划的写上了自己的名字。“以汝之血,以吾之名。结为契约,永以为好。”一股暖意随着名字的书写而涌现,一条红线出现在老张的手腕上,另一端连接着那妖。须臾间隐去不见。
      当然在老张听不到的空间,屋内传来此起彼伏的哀嚎声,灵犀依旧是古物里的最大赢家。

ps:古物除了那张罗汉床可考,其他古物都是我瞎掰的,千万别以为真的是叔的古董。妖怪都出来了,就不要太当真了!乐呵乐呵就行了。
ps2:ooc我的锅,与张老师无关。

评论(3)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