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圣我的嫁

如果我爱的宋代cp在一个时代-贰

       一时间气氛也是剑拔弩张起来。
       却见那黑大汉子“啊”的大喝一声发起狂来,他是谁?人称黑旋风的李逵,连劈四虎的李逵,他若发狂谁人拦得住,其他人客人都跑了个没影踪,只有小二颤巍巍站着,不是他不想跑,是让那少年挡在身后,“爷要亲自让这黑撕给你磕头赔礼。”
      小二暗自叫苦,什么配不配礼,心里只是念叨救星快快来着,能劝劝这位爷。这一边救星没来,那边宋江再也坐不得了,他们都是顶着通缉的身份,若是引来官府不是小事,大喝道“黑撕休要无理!小乙拦住他!”那俊秀小哥连忙从后面抱住暴跳如雷的李逵,“哥哥休怒,你若不听我的就把那事说与咱家主人听!”
      却说这李逵曾经私自下山被燕青用小相扑术连摔了十几个跟头,这事自是李逵怕处,一时气也去了一份,燕青见此又向李逵耳边如此如此这般这般的耳语几句,心气又去了三分,就被燕青半拖着离开这樊春楼,只是嘴里兀自叫骂。
       “这家生子如此粗疏无礼,看我早晚打他出去!”宋江也在那里喝道,管家模样的人连忙劝阻这才抱拳道一声“家奴不知礼数,让阁下见笑了。”说完又掏出一大锭银子亲热的拉着小二的手笑道“这些银子就拿去买酒压惊,休要和那黑撕计较。”小二正看着没打起来兀自念佛呢,又忽得了这许多银子,还如何还有其他心思道“大官人说的哪里话。都是误会,误会。”一边张罗着让他们重新坐下,上好酒好菜。
       那华美少年报之以白眼,“以后看好自家的狗,别让他乱咬人!”看剩下的三个人,为首的员外身材矮小,无半点武功,一旁的官家一脸的书生气,莫名让他想到公孙狐狸了,也是手无缚鸡之力。剩下那头戴簪花的男子,手指半掩袖内,脚步也轻。知他是唯一会功夫的。嗤笑一声,当真打起来自己未必会输。
      此时又听见极轻的脚步声,那白姓少年蓦然勾起嘴角,袖中飞蝗石疾风一般向上楼之人打去,却全然没了声响,那石子正正被来人夹在二指间,无奈摇摇头“白五爷的待客之道还是如此与众不同。”
      白玉堂转身要啐他一口“你算哪门子客!”这话头却咽在嘴里,吐不出来,嘴角的笑容有越来越大的趋势最终爆发成了大笑
“哈哈哈哈,官家猫儿,改叫你花猫罢。”来人一身大红官服,头上官帽间并着一朵娇艳牡丹花。展昭也是一脸无奈,“只带着这簪花才可以出入宫禁我有何办法?”他陪着自家大人与官家一同参加元宵宴,觥筹交错间全是官场应酬,这让展昭非常不喜,却无可奈何。还好最后官家摆驾与民同乐,他才找借口巡查京城秩序跑出来,连衣服都没来的及换。走到樊春楼老板欲言又止的看着他,便知这白老鼠又给他惹了什么祸端。
      这边宋吴二人对视一眼,暗暗做个眼色,吴用摇摇头。展昭也将视线转到这边,抱拳道“几位看着面生,不是京城人士吧?”宋江回礼道“我们是燕京河北人士,来京中与舅舅过寿,恰逢上元灯便与表弟带着仆从前来玩耍。”旁边柴进也施一礼。展昭又问“不知令堂何姓,家住何处?”
      “鄙姓钱,在下排行老二,便称我为钱乙。家父便是钱记绸缎庄的掌柜。我多年不回家,都在表兄家做些其他买卖。”
      展昭略一沉吟,但是都对的上。原来这柴进为京城贵族之后,熟知京城风土人情,全然可以做的滴水不漏。
       “在下开封府展昭,今夜京城必须严查。多问几句不要见怪。”
      宋江听罢忙站起身道“乡野小民常听说京中有位少侠,半包大人左右,除暴安良。今日得见定要请展大人痛饮几杯。”
    白玉堂不耐烦拿花生丢他“那个和你们吃酒。和他们啰嗦什么,展大人若是还想喝我干娘的酒就不要再磨叽了,我老地方等你!”也不说完便从窗户一跃而下。展昭不禁头疼,这白老鼠就不能好好走路吗?便向众人拜别离开。
      这二楼只剩了宋江吴用柴进三人,吴用很自然的盛了一碗元宵给宋江,黑芝麻陷的,倒是和他很配吴用坏心眼的想。宋江看着吴用道“军师以为如何?”吴用便知他的意思“展昭,为人刚正不阿。跟随包大人五年有余。拉拢他接近皇上没有可能。再者包大人铁面无私,秉公执法。我等在他面前可是要吃他的狗头铡吧。”宋江像是想到了什么,呵呵一笑。“我们108人的头颅也不知他的铡刀会不会坏。”吴用拍拍宋江的手道“哥哥休要烦恼,我却知道有个人必然是主张诏安的。”宋江眼神一下子亮起来问道“何人?”吴用正要说时,突然外面叫嚷到,“走水了!走水了!”众人惊走,正是一夕火起千年古都变为瓦砾场。预知后事如何,但听下回分解

ps千万,千万,别让水浒众人看花灯,他们看花灯准没好事。一定要烧起来才行。

评论(7)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