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圣我的嫁

如果我爱的宋代cp在一个年代-壹

正月十五,上元佳节。按照惯例东京城里要开放7日,天子与民同乐。一时间火树银花,星落如雨。大街小巷挂满了各色灯笼,迷乱人眼,没有一处灯火阑珊。整个汴梁如同不夜城一般。所有外地人也赶来看,更是让游人如织,摩肩接踵。路上更是小摊不断,这边卖胭脂水粉的,那边杂耍戏猴的,酒店小铺的老板乐开了花。挂着笑脸招呼着各色客人。
繁春楼,靠近汴河的一家巨大酒楼。可以看到汴河夜景,如此佳节。说汴河水是天上星河也不为过。水上飘满了祈福的莲灯。繁密的星空一般。有传说正月十五天河门会迎接四海之水。携带着祝福的莲灯也会飘到天上。两岸花灯无数。又有画舫添光彩。一舞倾城的舞姬也会在这佳节一展飞天般的身姿,引得无数王孙公子尽缠头。
所有繁楼今天的座位也是水涨船高,有人愿意花一千两银子买一个靠窗座位。但独二楼临窗凭栏雅座却是一年四季留着空,因为这座位已经被人定下来了,成了老板约定俗成。可这对外人来说却是不知情的。
“哎呀,哥哥,这东京城花灯可真好看啊!”一黑大汉子一路上咋咋呼呼,引得路上众人都笑,但又看了是自家兄弟一时发作不得,“你们都笑俺铁牛作甚啊!”却见一俊俏后生一身短打小厮打扮过来拍拍黑大汉肩膀道“铁牛哥哥,我们可是扮作富商大员来此地游玩的,像你这般都要当我等是没见过世面的阿舍村汉,且不说众兄弟笑你。就是路人都笑你啊!”
“忒没道理,俺铁牛原本就是个乡下人,乡下人怎么就可笑了!”众人又是笑,众位看官却说这几位是何人?正是梁山泊上诸位头领,为首宋江,吴用,柴进,李逵,燕青五人。扮作富商大员,表面上是看灯玩乐,暗地里却要找机会促成招安大事。一面赏灯观景,不知不觉间便来到樊春楼之外,小二也是伶俐人,一见众人穿戴非富即贵,连忙上前招呼,“天寒,各位怕是走累了,二楼雅座景色绝美,汤圆甜汤更是京城独有官家都说好!”为首的员外打扮便是梁山都头领宋江宋公明,一袭金红色绫罗锦袍,头戴紫金冠,凤目龙睛举手投足间皆是大气,微微笑问道“哦?当真有官家来过?”“那是当然了!官家与民同乐专来这里,看这匾额就是官家亲自题的哩。”宋江点点头“好我们就在这里赏玩一番,银子少不了你的。”小二听的乐开了花,众人也随这小二上去,却见此时楼上只剩的两个座位,靠北面角落里的一桌,南面临窗一桌。小二只把他们往北面引,见此一管家模样的人不悦道“为何不让我们坐那方桌子?莫不是轻看我们不成”小二忙陪笑道“怎么敢呢!你们有所不知,这桌子一年三百六十日都是空的,只为等一人来,若他来时必坐此位。”却说那铁牛未听完登时火起“什么鸟人!这坐莫非官家龙椅不成?我家主人偏要做怎地!”揪住小二的领子便要打。众人阻挡不及眼看这一拳就要打将下来,却突然见那黑大汉子像被蜜蜂蛰了手松开了,而地上一颗白色石子滴溜溜转个不停,“哪个暗算你爷爷?”
“哪里来的阿猫阿狗也称起爷来了。”未见人已有声音先到,无有脚步声上楼,却有一道白影须臾间了落在临窗的桌上,身轻如燕,不带一丝声响,众人不禁喝彩一声,好俊的轻功。一身锦绣华服,描花绘羽,飞银走金,端的华美无双,手握一柄白色宝剑,挽了个剑花,剑柄指着黑大汉子笑的灿烂,“正是白爷我打你,你要如何?”这话虽是对着李逵说的,却眼看着宋江。
一时间气氛也是剑拔弩张起来。

标签里的人物是我都想写进来的,尽情期待(并不)

评论(15)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