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圣我的嫁

刺客
      月黑风高,最适合杀人了,今天冬至,每个家庭都在团圆,这里也不例外。忠义堂里大摆着酒席,远远的都能听到笑声闻见酒香,热烈的仿佛能闹翻天去,为首的穿着紫袍的,喝的痛快,笑的也开心。小裴不由得替他惋惜,可惜,他就要死了,一个将要死的人不知道死亡将至是可悲还是幸运呢?就让他再多笑一会吧,对于将死之人他从来都是仁慈的。
       梁山匪首,宋江,不会半点武功。却做了梁山第一把交椅,众人皆服。因此江湖上有太多传言,有的说他其实武功高的深不可测,从未出手,也没人看过他出手,因为看过他出手的人都已经不在了。
      对于这点,小裴不是很感兴趣,他只对宋江的脑袋感兴趣,因为那脑袋实在是值钱,官府赏金黄金万两,黑市还要贵上一倍。人为财死,没有人会对这赏金不动心。
      三更十分,没有一丝风动,但大厅里的灯笼同时熄灭。对于黑暗人们总要有反应的时间,而这时间对于小裴来说足够了,没人能快过他的动作,夜枭一般悄无声息,转眼间剑已经在宋江颈间,他不禁微笑,马上就会有鲜红的血液喷溅出来,温热而猩腻,让人战栗。可他的剑突然偏了一寸,就一寸,从宋江的脖颈边划过,只斩断了几缕头发,莫非是宋江真的会武功不成?非也,小裴知道,那是一枚石子,将他的剑打偏,他叹了口气,这最好的机会已经失去,旋即退身要走,却听得三声破空之声,三枚箭矢。直指他膻中,鸠尾,巨阙三大要穴。是追风弧箭!不中目标誓不回头。箭矢追逐着飞鸟,小裴暗叹一声麻烦,扑如梁上燕子,在厅顶横梁上一拍,一个回身,径直迎上箭枝,以一个不可能姿态从三支箭的缝隙里穿过,落地匆忙而狼狈,脸上浮现了一丝细小伤口。他小瞧了梁山好汉。
       似乎这时他才给了众人喘息的机会,众人匆忙间点起灯火,在灯火点亮的一瞬间,他掷出一簇暴雨梨花飞针,根根都粹满剧毒,追赶着他的众好汉只能一一闪躲,他趁此空挡飞出厅外。与此同时,兵器入肉的闷响回荡在大厅里,显得格外响亮,惊的所有人都定在当场。
      每个人都下意识的去看发出声响的方向,那里有三个人,公明哥哥身前站着军师,军师前面站了一个人,一个女人。一柄剑穿透了胸膛,血液滴滴答答满开了一片。
      “为何救他!”
      “谁也不能伤害公明兄长。”
      “你甘愿为他而死!”
      “愿意!”吴用的眼里闪着灼灼的光,坚定无比。
      对面的人看着吴用和他身后挡住的人,突然笑了,像春天里绽放的花,眼里却难掩一丝怅然“你果然不是他,却也那么像。”
       说完便再也支撑不住倒了下去,嘴里哼着听不懂的歌,只有她自己能听到“我愿化身石桥,受五百年风吹,五百年日晒,五百年雨打,只愿那女子从桥上走过。”
       众人这时才围拢过来上上下下的检查两人有没有受伤,“哥哥们无事吧!”李逵激动的大叫,马上拎着两个板斧要将地上的人砍成肉泥,被吴用拦住“李逵住手,这种杀手身体里从来都是带毒的,为了防止万一把这婆娘的尸体扔到山里喂野狗。”
嗯嗯,李逵点头“说来也怪哈,这婆娘本来要捅的刀子怎么就突然偏了呢?”吴用看着地上的尸体,眼神冰冷。回想刚刚惊心动魄的瞬间,他想都没想就挡在了宋江面前,那把剑却硬生生的偏过去,让自己的匕首径直刺穿了她的心口,他只记得那个女子看到他一瞬间错愕的眼神,以及嘴里轻轻的叫了一声“陆竹。”
       至此黑石暗杀团第一杀手细雨,死于梁山泊,至此佛陀半截遗体失踪。

私设如山,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起去看剑雨,最爱的化身石桥的句子,再看的时候突然觉得里面有个人说话声音耳熟,突然仔细看时就震惊了,这不是军师吗?当然电影里他叫陆竹,我觉得他对细雨的感情说不出来,这里就私心让她最后见到吴用震惊了下,而且假死。才有后面的阿生和曾静。剑雨我最爱的武侠片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