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圣我的嫁

宋吴同居三十题

关于宠物的问题
梁山上的人都是亡命天涯之人,又有什么人会有闲情逸致来养动物?当然也有养的,不过是拿来吃的。与之朝夕相处的萌宠是不可能出现在这里的,再者,以宋江为人也不想养。他想本来好好的自由之身,偏偏要为人取乐,能真的开心?
       而这日吴用来到宋江房内却见到了一个不一样的客人,不,也不能叫见,是撞到,吴用在门口与之大眼对小眼,那家伙挺着胸膛,伸长了脖子嘴中呷叫着,摆出攻击的姿势,毛秃的像鹌鹑似的,扑棱着本身还算大的翅膀想扑过来,却根本站不起来,黑豆似得眼里却满是斗志,吴用惊叹,真是什么奇事都有,边笑边走进来“哥哥何时养了只鹅,想养肥来吃吗?”走进来却看到皇甫端也在,屋内的桌子上正趴着一只包的像粽子一样的……鹅?
       宋江叹气“是鸿雁啦。”皇甫端又留下一包药粉,嘱咐宋江放在鹅的,不雁的饲料里,宋江道了声谢,送走了兽医,这才回看吴用,却看到吴用拿扇柄戳了戳大雁的脑门,“嗯,可以红烧来吃了。”
       宋江失笑,“军师莫要打趣,”说完把那只包的像粽子的大雁拿下桌子,放到专门给他搭的窝里。窝里填了柔软的棉花和羊羔绒,足见主人的细心,
      而这时门外那只瘸腿雁,见到这情景扑着翅膀爬过来,窝在那只雁的身边,轻轻用喙啄了啄对方,还半张开没毛的翅膀,给自己的伴侣遮风挡雨。
      “一失雌雄,至死不配,义鸟也!这两只雁是我今日在草窝里发现的,这只雁不知被什么东西咬伤,发现的时候已经奄奄一息了,而这另一只却一直趴在他的身边,不停的啄着自己身上的毛给另一只絮窝,让它没冻死在这初冬。”
       那只雁用喙轻轻啄了啄另一只,像是一个亲吻,“这只本来没受伤,瘸成这样分明是寸步不离给饿的,”说着宋江拿起桌上的碟子,吴用忙接过来,将拌好的食物放在那对大雁身前。
       宋江叹道,“希望它们能度过此难关”
       吴用走过来与之并立,握住宋江,十指相扣用力握了握,“哥哥不必担心,这鸟自会痊愈如初,皇天也不会辜负这样的义鸟。”
      似乎也验证了军师的话,那伤鸟醒了过来,每每来时吴用会带上一把谷粒,那剥了粽子壳的伤鸟也越来越漂亮了,黑黑的眼睛透着媚,像个小家碧玉,另一只也是长出新羽,威风凛凛,自在的于院子里晒太阳。宋江的院子,也只有吴用可以进去,其他人进了就要飞过去猛啄,宋江也由着他们,吴用打趣道“这样哥哥的院子倒省去护卫了!”
       时间过得飞快,人有人的忙碌,雁有雁的生活,宋江也没把他们当宠物养,一时间冬去春来,他们在梁山的水泊里扎了窝,生了一窝小雁。用尽气力抚养孩子。又是一年秋季,两人并肩看着雁阵南飞,宋江拿出了一把新的羽扇,是那对鸿雁新褪去的羽毛做的。云朵般的纹理,闪耀而着漂亮的光华,递给吴用。
“希望它们明年还会回来。”
“那样就能每年都给军师做把扇子了。”(雁过拔毛,兽走留皮方显土匪本色啊!)

评论(3)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