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圣我的嫁

宋吴同居三十题

我特喵的这个故事写成啥了,反正是只能当独立的章节来看了,反正满足了我的一个想养猫的恶趣味,你可以理解为学究是猫妖,也可以理解为聊斋里的魂化蟋蟀篇,只不过学究是变猫了。

顶锅盖跑

做饭,
宋江很少自己做饭,衙门里事多,他最多在外面店里将就一口而已,家里他多是不想回去的,自打妻子去世,和父亲断绝关系搬出来住后,那个房子就是自己一人住而已,可难得今日中秋节佳节,衙门里放假,虽然一个人可是节日还是要过不是?去了集市,买了两尾鱼柳条穿了,提着就走,却没有回家,径自去了郓城县旁的东溪村。路上有人问起来他便笑着说“去下聘礼。”渔人看了直乐,“只怕你这聘礼打动不了那佳人哦!”宋江也是扬手,骑马而去。
只见他径直去了村子私塾,老先生缕缕胡须,笑呵呵的看着他。“又来了?”宋江点点头,“只是不知今天他去哪里了。”正说着,那位却进门了,“回来了?你看哦,这人要娶你哦!”老先生煞有介事的说道,宋江也微笑点头,把鱼放在桌上,蹲下身来问道“愿不愿意和我回家?”
那位却不理他,轻巧的跳上了桌,闻了闻那鱼,抬头看了看他,道了声“喵?”
这是只梨花滚雪的狮子猫,一身皮毛柔滑的像锦缎,一双银色的眼,仿佛能说话般。宋江第一次见他是在一个办完公事的下午,他突然从天而降,落在宋江的面前,向他咪呜咪呜的叫着,一边叫一边往树上看,宋江见他叫的焦急,顾不上犯傻的问话,“是要我帮你找什么吗?”边问边往树上寻找,只有两只鸟因为宋江的到来惊慌失措,却不知几时那猫儿已经爬上树,将在巢内的雏鸟衔走,得意的跑掉。只留下宋江哭笑不得,他是做了那狐假虎威的虎了?
后来得知这是猫儿是东溪村私塾的,老学究人好,把这些不知打哪来的猫儿都养在私塾里,也能保护好书籍。
宋江自是文案多些,老鼠也是猖獗,就有了这乞猫一事。而现在是宋江是第二次来了,他一眼看中的猫便非他不可。第一次用芭蕉携裹着盐,猫儿懒洋洋的在屋顶晒太阳,连见都没见,这次倒是很感兴趣,“这是给你的,你若喜欢,我回家给你做鱼汤如何?”宋江伸出手,引诱着,猫儿歪头眨了眨眼,轻轻的喵了一声,抬出满是肉垫的爪子在宋江的手心盖了个章。
从此这个房子里就是个家了,宋江抡起锅铲做着自己最拿手的芚菜鲈鱼,“一会就好哦!”宋江边做着边对着屋内喊着,猫儿于坐在桌边叫着回应他,热腾腾的饭菜上桌,昏黄的灯下,氤氲着家的气息,一人一猫吃的很欢,“怎么样?味道不错吧,我最拿手的。”宋江笑着问猫儿,猫儿头埋在碗里连看都没看他。只是在宋江入睡前窝在他床前舔了他一下。后面的日子里,他在看书,猫在怀里打呼噜,他在办公,他跑到衙门的屋顶上踩下两片瓦,他在做饭,他围着他在厨房视察,偶尔还会带只鸡回来,宋江挠着着他的下巴,问道“难道想吃鸡了?”猫儿翻了个身不理他。
这样过了几年,一日,猫儿死了,宋江很是悲伤,以人礼埋了,还写了篇祭文烧了。那不久东溪村的私塾里来了个新的学究,那日在芦苇荡里的一眼让宋江觉得似曾相识。后来梁山上,众人大摆宴席,看着桌上的桂花醉鱼,吴用突然笑意盈盈,似是很怀念的道“不如哥哥的芚菜鲈鱼。”

1-脑洞是这样的,猫要修炼长出九尾要劫数,而其中一劫,修炼的关键就是要被人当做家人看待,所以这只猫从被两条鱼的聘礼娶进门,到死掉用人礼祭祀,所以算是当做人来看待,所以才能获得人形。

2-而这个乞猫在宋代的确是要有聘礼的,要么是盐,要么是鱼,可以去看陆游的诗,我觉得他是最典型的猫奴。

评论(10)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