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圣我的嫁

心魔

哥哥,你这一生可有一刻是快活的
       阴暗的囚牢,发出腐烂黄脓秽物的味道,几只苍蝇落在他的头上脸上,他也没有手去挥赶,他被铁链锁在牢房的墙壁上。旁边是睡得像死猪一般的人,发出震天响的鼾声,也是这牢房中唯一活人的气息了。
“很羡慕他吧。”来人一身华丽,用的是蜀锦,绣的是金线,一条飞龙在其身上张牙舞爪,明晃晃刺他的眼,那人似乎很得意的样子,张开手臂转了个圈,“怎么样这身衣服好看吗?”
“你怎敢穿成这样!?”
“哦?不喜欢?”又变过一身,大红官服红的发紫,长长帽翅一晃一晃,像最滑稽的玩偶。他一脸笑容,“还不满意?那这件呢?”
虎皮貂裘,雉翎蟒履,手持金刀腰挂皂旗。“还是这件?”
囚服上满是黄色秽物蓬头垢面,和眼前的人一样了,除了那一身黑衣。他依旧言笑晏晏俯下身来与之视相对。对面的他依旧面无表情,“怎样?你是不是后悔了?”
“你胡说!我没有!”他目光猩红,挣着铁链向他扑来,却扑了个空。
“别骗自己了~”他已经出现在他身后,伏在他的耳边轻声细语“如果你没有给他们通风报信可能没有现在的一切,你还在郓城县做你的小吏。虽然今生报国无门,但也可以碌碌无为终老一生不是?也好过明日人头落地?”
是啊,碌碌无为,终生为吏也好过明天就死去。他抬起手,那上面满是秽物,血迹和泥土,早已看不出原来模样,那惯写公文的手。宋江自嘲一笑,摇了摇头,眼中却少有的坚定“不,某不曾后悔。”
“果然还是不甘心吧,所以才会拉拢江湖人,处庙堂不居高,在江湖又不远,不成不就。”
他抓着的这只手连连称奇,像看一个奇珍异宝。不过又马上摇摇头道“可惜,可惜了。”
“可惜什么?”
他叹息“我可惜这手,本可成就一番大业,却这一生只给人誊抄写案,不是可惜是什么?”说着像提着他的手一笔一划的写“他年若遂凌云志,敢笑黄巢不丈夫。”,像提线木偶一般。
他啪的抽回手怒道“你害我害得还不够惨吗!”
他笑的越发灿烂“哦?你当时若不许我是不可能出来的。”
他颓然的倒在滥草秸上,捂住心口大汗淋漓。
见他如此,他也不忍心“当草寇有何不好?杀人有何不好?你的才华你甘心当一辈子小吏?你可有一丝快活过?”
“那赵官家忠奸不分善恶不辨,那么昏庸的人都能当皇帝,你难道不想穿着龙袍玩一玩?”
他吓了一跳,坐龙庭?他真的想过吗?
“说这些有什么意义,过了明天,也不过是刀下之鬼。”
他舔了舔嘴唇,手指激动的搅在一起。“只要你把身体给我。”
他颓然一笑,张开双臂“将死之人给你又何妨?”
黑色的影子融入他体内,他还是宋江。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