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圣我的嫁

灯下美人

       这是一个存货,应七九放出来,算是群像吧,很爱他们在一起的。私心我偏爱公明哥哥。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香车一夜龙蛇舞。琉璃灯,兔子灯,塔灯,走马灯,应有尽有。东城广场前设立了两座鳌山扎起两条巨龙,龙的每个鳞片上都挂上一盏灯,加起来成百上千,亮如白昼。各家各户没有不提架起灯棚的,有钱人家更是出来斗灯。炫耀谁家花灯多,奇,大,巧。整个城市就是一座不夜城。所有人都提着花灯上街游玩,街上更是热闹非凡,各种小食精巧,器物漂亮。更有舞龙舞狮子的,杂耍吞火无所不有。这其中便有梁山泊的人穿梭其间。
       其中一人一身紫貂裘,锦缎毛领更衬得人珊珊可爱。抬头看着花灯上的谜题,眼神晶亮,时而面露惊喜,时而皱眉沉思,或立或走没有半点安分。不时和旁边的人说着什么,旁边的人一身锦绫狐裘,玉冠束发仙风道骨。大冬天羽扇依旧不离手。微笑着听着他的话,不时点头或摇头。两人正是梁山泊都头领宋公明,军师吴用。两人这时正被一道灯谜难住了。
       “商鞅变法,打一人名?这是何人。”吴用摇摇头,“是秦明,哥哥。”说着花容直接跳过阻挡他的人群来到宋江面前“花容这谜题莫不是你做的?”,“自当是我们每人做了一盏花灯,写了个谜面要给哥哥一个惊喜。”,“哥哥不妨在这万千花灯中找到自家兄弟的名字,而且要猜出来。”宋江也来了兴致,“自古猜谜猜物都要有彩头,某要是都猜到了,不知有何物。”
      “哥哥都找出来猜出来便是。”花容之妻崔氏抱着孩子这才挤过人群,来到花容身边,嗔怪的瞪了他一眼,家夫自是年少有为,可是一见到他公明兄长就变得毛手毛脚了,怪是怪他,不过礼数不能丢,随即盈盈一礼“奴家见过伯伯。”怀中的小子一直向宋江伸手“伯伯抱!”花云平年幼,刚刚三岁,虎头帽子虎头鞋,整个小脸粉雕玉琢,宋江看了欢喜忙接过来抱在怀里,云平格外喜欢宋江,抱住他的脖子不撒手,头埋在宋江怀里,吐出软糯音节“平平肚子饿。”宋江十分开心,“好,那伯伯带着平儿去吃点心好不好?”抬腿就走,把其他人都甩在了身后,花容吴用对视一眼摇摇头追了上去,哥哥那样的个子在人群里再被挤到怎么办?花容快步追上宋江将其护在身边。崔氏掩口而笑,他的丈夫只在此时跳脱的像个少年。“宋伯伯真是很喜欢孩子啊,”吴用点头道“夫人先走。”摇摇羽扇,不觉眉眼弯成狐狸。
      不远处,一个黑大汉子左手拿了二十支串子,右手又是一支羊腿,风卷残云几口就吞了把摊主惊的目瞪口呆。“客人您慢些。”“费什么鸟话,爷爷又不会欠你饭钱。”又加了一只羊腿说是要带给公明哥哥,等到结账他却又抓耳挠腮全不见一分钱了。“哪个鸟人偷爷爷钱。”,把桌子拍的震天响,却在这时钱袋子自屋檐上垂到他面前,“死贼子,又偷爷爷钱!”李逵大骂伸手去夺,早被时迁换在另一只手,整个人蹲在屋顶拿钱袋一晃一晃像逗猫“这钱上哪里写着是你的了?不过爷今天心情好。你叫我一声哥哥就把钱袋给你。”“放屁,俺李逵不知排名比你靠前多少,有本事下来和爷爷过两手。”,李逵直在下面叫骂不休,看那人不下来,就去拔那草棚柱子,惹得店家一阵哀求两位停手。时迁却也不想把事情闹得太大,忙叫到“黑撕看你后面何人?小乙哥快制住这黑杀才。”
       “别想框我,小乙哥正和他的姘头李师师快活呢,怎么会来这里。”突然肩膀上按上一只手“铁牛哥哥如此背后说人是不是不太好。”铁钳般挣不开,李逵素来是怕燕青的,因燕青小斯扑厉害别说一个李逵就是十个李逵也不在话下。李逵只得乖乖松手,指着棚顶上的时迁“他偷俺钱。”燕青头疼扶额“别在这胡闹小心我去告诉公明哥哥,”又转头对着时迁道“时迁兄弟,把钱还给他吧。”时迁一点头,倒挂着身子一个倒挂金钟从房檐上翻下来,落地无声,当真轻功绝好。直接把钱袋塞给了店家“这些银子就给你当修缮房屋吧。”李逵还待说啥,被燕青一扯“铁牛哥哥你不是还说要找人造我们梁山泊108好汉的花灯吗?”三人一阵风也似的走了,留下店家在那呆愣,觉得今日所遇非人。抬头又见茅棚上不知何时挂了两盏翡翠琉璃灯,全然是宫内样式。吓得他一介念佛。
       街上花灯会有两人十分引人瞩目,一高一矮,一美一丑,却是一对夫妻。男子身材矮短,却穿了一身文人打扮,手里拿把折扇做风流倜傥状无端惹人发笑。路过人无不掩口。他却瞪着路人“笑什么,笑什么?我看你们就是羡慕我这伟岸身姿。”扈三娘都想装作不认识他,走走逛逛王英老毛病又犯了,见着漂亮姑娘又是眼睛都看直了,“真好看。”惹得扈三娘肝火起,揪起王英耳朵问道“你说谁好看呢?嗯?”王英被揪的嗷嗷直叫,“娘子美,我说娘子美。娘子天下第一美,有了娘子我怎么会看别人。别人在我王英眼里就是粪土。松手松手。”扈三娘白了他一眼,这才松手,看样子回家要重启家法了。
      王英觉得这他要去菜园子那里取取经怎么才能让老婆听话。有这样的夫妻,就有模范的了,其实王英该问的不是菜园子张清,而应该是林教头,林教头和林娘子也在逛花灯,却是伉俪情深羡煞旁人,林娘子在小摊上挑挑选选,看上了一支翡翠并蒂莲的簪子,玉质温润爱不释手,问了价格觉得十分昂贵便放下了,林教头拿起来直接戴在她的头上“娘子喜欢怎么能不要?买下了。”从腰带里掏出几粒碎银子塞在小贩手里,小贩也是个有眼色的,笑着夸道“今年十九,明年十八。”直接让林娘子羞红了脸,复又微微抬头问林冲道“好看吗?”“好看,我家娘子最好看了。”簪上并蒂莲开的娇艳欲滴。
       依旧有那一身道袍,头戴莲冠的道士在摆摊算卦,骒金一两知前世今生的幌子飘摇,公孙胜拉着一人手道“先生买盏花灯方能解厄。”被人愤怒震袖而去。打虎猛将摆摊卖艺兼卖大力丸,有青年赤膊扛棍身纹九龙正啃着一只烧鸡悠然走着,拔柳的和尚打虎的头陀不知说着什么大笑,豪气干云。一时间天上星星都在闪烁。
      吴用花容宋江几人来到转角家的一个老店里,是老夫妻两个,每年元宵节都在此处摆上两个摊碗,卖自家包的元宵。黑芝麻馅浓香,桂花馅香甜,以及枣泥,山楂四种馅料。不拘谁来都盛上一碗,四馅具有,一定吃的热热闹闹,团团圆圆。宋江抱着云平小心的喂他吃喝,舀出一个圆子,咬破口,让黑芝麻馅尽数流出,轻轻吹了吹,待到不烫把这香甜糊糊喂到他的嘴里。“好吃吗?”“好吃,平平还要。”
       花容不满“云平,你在家不都是自己吃饭的吗?哥哥莫要太娇纵他了。”云平忙吐吐舌头,钻到宋江怀里。“伯伯待我好,爹爹吃味了。”花容当真气到哭笑不得,吴用在一旁笑着看戏。将一碟剥好的核桃仁推到宋江面前。“哥哥还是先吃些垫垫的好。”正在几人其乐融融时,临近水边,一艘龙舟划来,船上花灯万千,还未待靠岸一俊俏小生撑杆在水上一点,身手似飞鸟一般落在码头上,来人一身利落短打,皮肉似雪般白,正是浪里白条张顺。手里提着一尾金色鲤鱼,欢快一笑“我也来蹭哥哥一碗元宵吃如何?”,吴用摇摇羽扇道,“也是你的鼻子尖,我们在这里都能找过来,若说阿婆家的汤圆都被我们吃光了你要如何?”张顺故作苦恼状,“哎呀,那我只好自己给哥哥做酸辣鱼汤了。”言罢几人都抚掌大笑,宋江忙让店家添一双筷子和碗。
       临近子夜,天空突然飘落下雪来,洋洋洒洒不似人间。墙角红梅绽放,吴用突然一声不响的起身,来到梅边折了一支回来,就手散开了宋江一头乌发,亲自攒了个结用梅花为簪,束好,满意点点头,复又没事人一样吃酒。宋江偏头看着吴用微笑,花灯下,谁人媚眼如丝,美得惊心动魄。吴用不去看也知宋江现在模样,只是握住了宋公明的手,桌下两人双手交握,十指相扣。一时间莫不觉得岁月静好。

评论(3)

热度(57)

  1. -宋盘儿本儿大圣我的嫁 转载了此文字
    啊啊啊啊我居然才发现太太更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