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圣我的嫁

        完全是因为吃到自己想吃的油泼面的产物,逻辑和ooc不要计较。油泼面真的很好吃!
        芒者,有芒之种可收也,种者,有秧之谷可稼也,为之芒种。在经历了多灾多难的贞观初年,大唐终于迎来了第一个风调雨顺的年景。关中的小麦疯也似的成熟,遍地麦香处处金黄,长安城的郊野一片割麦之声,长安城内也有了新麦的香气。朝堂上人人都在欢庆此事,魏征依旧向李世民进言减免一年赋税与民休息,李世民同意了,当然不可避免的发生了小规模争吵。看着殿外慢慢阴沉上来的天气,李世民大手一挥魏征留下其他人退朝。
      新进的官员下朝时不禁捏了把汗,感叹道“真英雄也,我都看到他吐沫星子喷到皇帝脸上了,真的没问题吗?”长年在京的官员无不嘲笑他的孤陋寡闻,“谏议大夫比这出格的事都做的出来,这点不算什么了。”说完便要拉着他去胡姬酒肆喝酒。
       当大殿上只剩下两人时,李世民有如猪肝色的脸瞬间变成笑脸,“玄成帮我!”不由分说抓着魏征的腕子拉着就走,魏征一头雾水,直到进了内殿,李世民给他一身衣服道“换上,”自己也拿了一件到屏风后面去换,魏征拿着这件粗布褐色短打道“陛下这是何意,打算让臣辞官回乡吗?”屏风后面的人笑道“不曾听闻有人铜镜离身,朕可不想衣冠不整。”
“陛下还是讲清楚自己要做什么为好,否则恕臣告辞了。”李世民连忙出来拉住他,“朕打算玄成帮我收麦子。”魏征看到李世民穿了一身和手中差不多的粗布衣服,不过是青色的。脚上一双麻鞋,带着草帽。手拿一把镰刀。似乎很满意魏征惊讶的样子,展开双臂转了个身道“如何?”
       魏征万年严肃的脸竟然染上了笑意,“臣却不知陛下拿弯弓马槊的手也能拿的起镰刀。”
       “玄成总说要朕清政爱民,体会百姓疾苦。朕的社稷江山自然要朕亲自耕种。”
      “哦?那陛下更应该种稷才对。”
      “不要说笑了,钦天监说今晚必有雨,朕可不想自家的麦子烂在地里。”
       出了大殿,两人乘坐一辆轿辇出了北门,一路到了城郊,那里有皇帝亲自开垦的一亩三分地。每年立春都要亲耕来劝勉农事,这里早就有金吾卫守在周围,已经搭好了帐篷,放好冰饮水果以供李世民休息。魏征看了这哪里是体现民间疾苦了分明是来游玩的吧。抬头看了看尚偏东的日头,翻了个白眼,一阵风吹过麦浪翻滚,掐下一根麦穗,在手里一挫,吹去谷壳便留下完整的麦粒,已经非常干燥了。
可惜李世民那惯会拿弓的手,拿镰刀劳作的确笨拙,魏征看不下去只得手把手教他,
 “镰刀不是这样拿的。”
 “那这样?”
 “小心割到腿!”
“这割麦果然比打仗难。”原上吹着干燥的风,燕子在他们身    边飞舞追逐蝗虫。
      磕磕绊绊的割麦终于在日头偏西的时候割完,李世民射了只红隼开始点火烧烤,随行来的宫人支起锅,和各种佐料。旁边还有一头毛驴在吱呀吱呀的磨着面,“民间庆丰收都要开流水宴,朕无所有,便烤只鹰给玄成尝尝。”
       魏征拧着眉毛看着他美滋滋烤着黑漆漆的鹰肉,想到不被毒死还是自己做些吧。拿来新磨好的面粉,和面擀面条,
       不是精细吃食。在刚刚打完麦子的田边做一顿面食,再美味不过了。新麦磨出的面粉微黄带着阳光的香气,面劲道弹牙,入水不断。每条面都有三指宽,犹如玉带,撒上一把豆芽菜,小葱青翠,蒜瓣象牙白,鲜姜鹅黄,胡椒辛辣,芝麻香脆,并着些盐一起放在如玉的面上,浇上烧好的滚油,哔咔一声,香气四溢。连在一旁站立如松的金吾卫都不免动摇,李世民丢下自认为人间美味的一堆不可描述,来到魏征面前,“想不到玄成手艺如此好。朕要来两碗!”说着去抢面前的面,却被魏征一把拿起来。“陛下请我来帮忙割麦,工钱不给也就算了,流水席却要麦客来请是何道理?”
       “朕必有重谢。”李世民昂首而立,努力做出一言九鼎的样子来,眼睛却一瞬不瞬的盯着这碗面。魏征不禁失笑,将碗筷递给他“好陛下说道做到。”
       面条劲道柔韧,带着浓浓的麦香,吃起来必须带着气吞山河的架势。好吃到连舌头都想一并吞下。夕阳西下,燕雀归巢,牧人笙歌。乌云慢慢移上来,半夜雨点落下来,地里的禾苗长势喜人。
       魏征缕缕胡须笑道“好雨,今年必然是个丰年。”又转头看着伏案批阅奏章到深夜的陛下,不觉微笑,他也许不比隐太子差。“陛下还是早些休息吧。累病了身体这些东西也还是要做的。”李世民点点头,批完最后一笔,伸个懒腰“你给朕割麦子的工钱还没给呢”说完让旁人拿出一瓮金麦子,系着红绸连夜送到魏征府上。
       “玄成今夜便陪朕一晚。”眼里有很少的央求之意。魏征叹了口气,望着门上贴着的两位开国大将,道了声好。

评论(8)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