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圣我的嫁

忠义

       河北窦建德战败被伏,魏征得以再次入长安,太子建成赏识其才华,遂向李渊请求引为东宫幕僚。第二日李渊招魏征觐见。
      九月长安,天朗气清。空气干燥。可走进太极宫内却不由觉得凉爽,这太极宫是根据紫薇星位所建,却不免于在人间是个错处,这里是长安城最低洼处。下雨便有积水阴冷潮湿,二皇子李世民历来不喜,但李渊却对此处情有独钟,说有荷塘水泊之感。
      这也是魏征第一次来到内殿,只见一位身着赫衣龙袍头发花白的老人在桌案上挥毫泼墨,旁边放着金壶玉杯,饮一口酒写一笔字,不时点头自笑,亦或叹息摇头,疯魔而癫狂。魏征对于这位太原唐国公也是略有耳闻,是个不拘小节之人,可以在高兴时当众歌舞,边弹边唱。所以此时的狷狂也就不当回事了,只静静的立在殿内也不行礼,这一立几乎是半个时辰。当值的小太监似乎觉得不合适,便悄悄提醒李渊道“魏征到了。”李渊笔下一顿,猛的站了起来大喝道“没眼的奴才弄坏了朕的书法你是想死吗?”毛笔劲直抽到小太监脸上,眼神瞬间凌厉吓哭了小太监忙不迭跪下磕头,“陛下饶命,奴才该死!”直嗑的额头鲜血淋漓,魏征依旧站立不动,神态自若。李渊乜他一眼,便叫小太监滚下去。
      李渊又倒了杯酒,边饮边看洋洋自得,又招招手“你过来看看,你可识得吗?朕写的如何?”魏征依言上前祥看,却是再普通不过的兰亭集序,看了半晌冷漠道“不怎么样。”李渊一愣,继而哈哈大笑起来,“大郎说你中直我还不信,现在看来确实是个有骨气的人,那朕问你,刚刚为何见朕不行礼?”魏征道“陛下正写的快乐不便打扰。”
       李渊不住点头,“好好。”遂执其手到旁边席位上坐了,又命人端来上好的高昌葡萄酿,螺纹波斯执壶,金质高脚杯。鲜红的酒液倒入也氤氲着光华。李渊很宝贝的亲自倒满一杯,递给魏征“你敢吃这一杯吗?”魏征也没推辞,接过饮了。李渊又倒,连饮了三杯,魏征的脸庞也泛起红润来,李渊又笑道“便不怕我在酒里下毒吗?”
       魏征冷哼一声,“陛下不是商纣王,臣也非比干。左史记言右史记形。陛下也知史官刀笔似剑锋利。”
      李渊摆摆手“罢罢,你这人真是无趣啊。朕第一眼见你就觉得你熟悉,现在的感觉更是如何。唉,很久没有人这样面对面的陪朕喝酒了。”
      李渊又自斟一杯,吃了个蜜枣道“魏征,你是河北人士吧。听说你曾经跟过两位主公,李密,窦建德。你觉得他们如何?”
      “李密心胸狭隘,嫉贤妒能。不听谏言空有瓦岗群雄而败。窦建德仁厚有余智谋不足,又爱一意孤行。皆败于唐也是咎由自取。”
      李渊不禁摇头笑“这话被你前两位主公听了未免心寒。那你觉得大郎如何?”
      “太子仁厚,颇有陛下之风。”
      “大郎要你做太子幕僚你可会用心辅佐?”
      “只要太子一心为天下百姓着想,魏征所行之道只有一条。”
      李渊半靠在凭几上,沉吟半晌,长长的尾指指甲敲着杯壁,发出清脆声响“作为一名长者,我还是要告诉你一点人生经验。有时候为官者要博得个封妻荫子名留青史才是正经事,非忠君不可得也。你饱读圣贤之书,这大忠大义你可明白?”
      魏征正襟危坐,复又拜下“臣明白。魏征必忠于社稷黎民,大唐天下。”
魏征遂被引为太子冼马,辅佐太子建成,直到武德九年。

完全被天下长安的宣发视频震到,完全放飞自我,双公明哥哥同台演剧太开心了!

评论

热度(20)

  1. -宋盘儿本儿大圣我的嫁 转载了此文字
    怎么到后面就膜起来了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